乡村“有田无人种、有人无田种”的人地抵触日益凸起

2016-12-02 09:39

近年来,跟着城镇化的敏捷发展,农村残余劳能源由第一产业向第二、三工业的转移人数逐步增多,农村“有田无人种、有人无田种”的人地矛盾日益凸起。

“现在,鹊山村的变更越来越大,名气也越来越大。”两年前,陈剑放下手头多家公司,回到宁乡县大成桥镇鹊山村率领村民发明了“土地银行+专业合作社+职业农民+服务企业”的“鹊山模式”,仅用两年时光就解决了前些年村里广泛存在的土地抛荒问题。昨日,省党代表、鹊山村党总支书记陈剑倡议,加大推动乡村发展管理。

农夫可拿房钱分成跟工资

长沙晚报记者 舒薇

  省党代表陈剑提议,加大推进农村发展管理。长沙晚报记者 周柏平 摄

如何解决这一抵触?

“要发展范围经营,就必需解决土地细碎化这一现状。”陈剑告知记者,鹊山村成破了“土地银行”:把农夫的零碎田块整合起来,相似于银行的“零存整取”,对全村土地进行整体流转。

村里成立了土地合作社,全村4205亩耕地“化零为整”全体纳入其中;土地配合社将土地整体租给由村民自发入股成立的粮食专业合作社;食粮专业协作社将土地按50—100亩的规模划分为若干出产片区,采用竞价方法交给种地强人耕种,并向其供给农机、农资、仓储、烘干等有偿服务。

“不想种粮的人可安心到外面赚钱,想种粮的大户优先陈规模种植。”陈剑说,“农民可拿租金,还能享受土地合作社的二次分红。假如乐意种地,还有一笔劳动工资收入。”